辛德勒并不是为了救犹太人而开设工厂的,正因毕竟他是一个商人,一个精明发战争财的人,他选取犹太人做工人,是正因他们是最便宜的劳工,开始的他便是为了获取更多利润这个目的。戈特放掉了那个没有把澡盆洗干净的孩子之后,那个孩子走在路上,戈特又重新朝他开枪,子弹打在孩子旁边。而这个孩子只是楞了一下,然后又淡定的朝前走着。直到子弹准确的打中他。

苟斯的不分青红皂白的杀戮,其实并没有让观众更清楚地去认识那数百万犹太人的大杀戮。给令人恐惧的东西带上人性化面具使其更为合理。仅仅是因为工作中移动缓慢,一个犹太人的生命就会立刻灰飞烟灭;仅仅是因为没有在体检中被筛选出来,女性俘虏就像节日一样欢呼雀跃;仅仅是因为没有把浴缸中的污渍刷掉,一个犹太佣人的被枪杀!

如果说政府相关立法机构制定的是法律,那么德国军官们对犹太人的屠杀并没有错,实际上二战后的审判主要是立足于崇高的人类理想、公正、人权等高级别的正义为法律,辛德勒生日派对那场戏,一边是辛德勒欢快地和参加派对的人庆祝,一边是纳粹军官暴打佣人,场景音乐和平行蒙太奇的运用,让不同地点发生的事情穿插一起并不突兀。

一个人的邪恶在什么样的极端环境下会被激发出来,一个人的善良也就会在何时被焕发出来。邪恶和善良都是一念之间的事情。。一夫一妻制本就不符合人性,却被强加在社会大多数人的头上。战争可以放大人性丑恶的一面,这是一场以性命为赌注零和博弈,每个人都在为了保全自身而极其所能的去剥夺敌人的生命,

生命是应该受到尊重的,生存的权利是不应该被随意剥夺的。于是便有了后面的大义散财。他在送行的车子上难以自制的哭泣,车窗上映着那么多鲜活的脸,一双双眼睛注视着他,不是仰视,是平等人格之间的感恩,是发自内心深处能够在这场恶战中生存下来的感恩。 一开始对战争漠不关心,对他人疾苦麻木的彻底的商人,在现实的残酷下,自我蜕变出充满人性的正直、勇敢、坚持的品质,让他在这个特殊的时代里发出耀人光芒。

电影给出的答案是德军对犹太人屠杀场面所带来的震撼力。与女友策马扬鞭的欢快时刻,突然目睹一幕人间地狱的惨景,这时所激起的同情心无以伦比。对于生的希望和死的绝望,对于一个民族的悲哀,对于战争的残酷,对于人性中的大善大恶,我知道,你说的很认真,我却不能同你讲更多了。我们,也曾看到影片中的富有深意的彩色。首先是希望的泯灭,在以个普通犹太家庭对经典的吟诵,蜡烛燃烧殆尽,只剩最后一丝青烟,接踵而至的是他们的末日。

接下来的几天,面对犹太人小小的过失也没有失控进行屠杀,但是很快又回到老路了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觉得自己一个纳粹军官如此立场不坚定,是一种背叛行为,反悔了,杀了刚逃过死亡的男仆。感慨良多,我就长话短说,果然战争会产生英雄,而且战争会将人底内心深处的罪恶释放出来,这毕竟是人性。人们说光影源于生活,采于生活,但也高于生活,他把生活所有的可能性,采集汇编,排列组合,给了生活更多的答案和轨迹。